全国统一客服电话:188-5218-7885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
刑警秦超的五年打拐路

山西晚报 2013年09月26日 【字体:

一个月前,长治刑警秦超刚刚“升级”做了爸爸。想想他解救过的孩子,不禁生出为人父母才会有的悲悯。

    他从2008年开始办打拐案,第一起便是部督“9•13”案件,漂漂亮亮地办结后,长治被公安部点名交流打拐经验。这以后,长治的打拐案件就都是秦超的事。

    2011年办结九省联动的“2•21”大案后,因战功卓越,他受到公安部的表彰,被时任部长的孟建柱接见。五年来侦办的打拐案,有个最骄人的战绩:因证据扎实,嫌疑人100%被起诉,全部“零口供”判刑。

    2008年至今,秦超深刻地体会着国家对此类案件的态度:打击力度一年比一年猛,政策一年比一年严,雷霆万钧,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1部督“9•13”大案

    秦超是长治市公安局重案队副大队长,中等身高,格外健壮,典型的肌肉型男。头发总是剃得不能再短,配上那双犀利的小眼睛,曾令被他捕获的嫌疑人这样总结失败的原因:“你长得太不像警察了,让我掉以轻心!”为了跟踪被拐婴儿,他在医院蹲点时,借了件白大褂穿,小护士们捂嘴偷笑:“穿上也不像大夫啊!”

    不仅长得不像警察,连微信名都很吓人——飞车党,微信的背景图片是他高举着一辆运动自行车,秦超喜爱运动,喜爱一切与车有关的运动项目。这位刚过而立之年的小伙子,具备刑警最可贵的素质:沉着冷静、思维敏捷、出手利落、吃苦耐劳。2008年,他从警后接办的第一起拐卖儿童案件,办得干净漂亮,在这场八省联动的战役中,为山西刑警争了光。

    2008年9月13日,公安部命令山西、河南等八省联合侦办一起特大拐卖儿童案,代号“9•13”,同时下令:“缜密取证,办成铁案!”

    而这时,山西警方只接到上级提供的一条极为模糊的线索:“一位长治人与广东方面有联系,有贩卖婴儿的嫌疑。”于是,长治重案队刑警出动,秦超带队。

    大海捞针,还是捞上来了。国庆节前,长治市长子县一位60多岁的妇人被刑警定位。为了扎实取证,秦超带队开始跟踪偷拍。

    人贩子把孩子称为“货”,“大货”指男孩,“小货”指女孩。

    老太太带着闺女、女婿一起干,隔天在高速路口接一次“货”,然后带去医院体检,没问题的转卖,有问题的退掉。秦超与队里的同事们天天开车跟踪,公车、私车轮着开。

    跟踪就是为了偷拍取证。秦超率队跟踪偷拍相当隐蔽,对方没有丝毫的察觉。很快,老太太一家的活动规律被摸清,送货的人也被掌握清楚。

    人贩子的交易多在野外完成,为了将这段最关键的证据拍下来,秦超与队友们躺在秋收后的玉米地里拍,钻在地里的大棚里拍,躺着拍,爬着拍。“我们的隐蔽工作做得好,而且五年前的人贩子反侦察意识也差得很,有利于取证。”

    长治市局“9•13”专案组对老太太展开长达三个月的跟踪,其间,专案组盯紧了30余名被拐孩子的最终去向,为日后的解救工作奠定了扎实的基础。

    当时的价格,转卖一个孩子能获利四至六千元。老太太一家就这样在刑警的眼皮下,整整“白忙乎”了三个月。当年12月底,“9•13”全案共抓获200余名嫌疑人,山西抓获20余名,解救全部被拐婴儿。

    这位长治老太太被判刑17年,家人亲戚也均被判刑。秦超认为,“9•13”一役,锻炼了队伍,且跨省合作的战斗力得到加强。长线跟踪时,民警们“各自为界”,在自己省境内盯紧目标人物,待其出省界时,提前向邻省兄弟单位通气,将接力棒传下去,令跟踪继续进行。“9•13”结案后,因长治警方办案出色,被公安部点名前往汇报,秦超作为代表前往。“第一次去开这么高级别的会议,我被点名上台汇报。当时咱太年轻,还是个小屁孩儿。汇报时特别紧张,将偷拍的视频制作成幻灯片,我就指着幻灯片从头到尾讲了一遍,效果还不错。部里领导夸我们这种汇报方式挺好。”

    2人贩子“享受”A级通缉令待遇

    “9•13”办结后不久,秦超与队友们又接办过几起“省督”打拐案,明显感觉到上级对此类案件的重视程度不断加强。至2011年侦办“2•21”时,公安部的督办力度令刑警们到了吃惊的地步。“9•13”案中,有一位“出镜率”最高的河南老头。与长治老太太交易时,他场场不落;而且,只要是与河南有关的买卖,他也一定会出现。作为河南的重点人物,“9•13”结案时,他侥幸逃脱。然而,他没能逃得过“2•21”案。专案组成立后,公安部连发三道A级通缉令,一道通缉十人,全部是拐卖儿童嫌疑人。这老头位列第一道通缉令中的第一名。“我碰到很多专案上的老民警,他们办了一辈子案,还没见过A级通缉令长啥样儿,身负好几条命案的杀人犯最多定个B级,从来没有这待遇,没想到部里将打拐案件的级别提到如此高度!”“9•13”案令山西警方在全国露了脸,“2•21”案,山西警方上上下下格外重视,要求上案民警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此案的起因是2011年2月21日,河南高速交警上路查车时,发现两名广东妇女带着3个孩子。经审查得知二人带孩子去安阳贩卖。河南警方抓了这两个人,却惊了上下线,案件很难推进。于是,公安部牵头,人贩活动过的九省警方联合办案。“这次上案的民警,全是曾经联合办案的老熟人。”第一个月,九省民警均没有丝毫进展,山西也不例外。不过,这一次,又是山西为全案打开了突破口。秦超率队找到一个村子,村里人均以家庭为单位贩卖婴儿,堪称“贩婴大村”。

    经过几年时间,人贩子的反侦察意识空前高涨,他们的行踪变得神出鬼没;不停地换手机,每半个月手机与卡全部扔;经常用暗语发短信联系,“外面风大”用得最多;开车时会突然调头;交易地点变得更加偏僻隐蔽。这一切都令刑警办案更加艰难。通常从清晨就开始蹲守,一直要在车上守到晚上八九点,中间不敢离开车,吃不上中午饭是常事儿,“我们经常饿得能把车里的口香糖全吃光。”凌晨一点睡,四点起,成了刑警们的作息规律。

    有一次,人贩子接了孩子,但当晚没走,我们怕他跑了,凌晨三点多就起床出发,快四点已经守到院门口了。“左等也不出来,右等也不见人,我和队员们琢磨,不会是让他跑了吧。没想到这家伙八点多了才出门,气得我们大骂,嫌他太懒,当贼也不是个勤快贼。”

    难度再大,也要上!秦超与队友们用更多的时间,百倍的细心跟踪拍摄,取得了大量证据。“2•21”案收口时,山西抓获40多名嫌疑人,在九省抓获人数中虽不是最多,却是100%成功起诉,这个硬邦邦的数据居九省第一!

    3“守护好孩子,别给罪犯可乘之机!”

    我国对拐卖儿童案件力度逐年加大,拐卖儿童犯罪逐年减少,近两年来,秦超没接到过大案,整个长治仅是零星发案,没有规律,山西也没有出现“产供销”一条龙的有组织犯罪团伙。“想当一名好刑警,师傅领进门,还要靠自己用心学。”秦超现在也开始带徒弟,最初,拿着徒弟的审讯笔录,他原样再问一次,徒弟站在一边听。听着听着就火了,气得指着嫌疑人鼻子大骂:“你就骗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长治刑侦支队长韩毅对秦超如此评价:十分敬业,善于分析研究,爱思考。秦超听到领导的表扬话,很不好意思。“我们大局长,分管局长,支队长,都是刑侦行家,汇报案子时,哪里不扎实,一下就听出来了‘停停停,这是怎么回事,讲清楚!’总这样让人家批评,多难受啊!”

    肯思考的秦超思考了我国近五年来的打拐政策。

    2008年办“9•13”时,解救政策宽松:如果买入方买来孩子就是为了抚养,没有虐待行为的,可以继续抚养;若生活困难,为出售赚钱,或是有虐待行为的,坚决解救。2011年办“2•21”时,新的政策出台了:买入方不论买来孩子是养是卖,一律坚决解救,让买方人财两空!

    秦超认为此类案件发生最明显的变化体现在贩卖价格:“以前一个孩子售价两三万元,2011年卖一个孩子价格翻倍。这说明此类犯罪风险加大,成本增高。”秦超说,他在“9•13”一役解救30多名孩子,抓获嫌疑人20多名;“2•21”案时,将被拐孩子全部解救,不过6名,却抓获40多名嫌疑人。“我当了爸爸以后,去福利院看望解救过的孩子,孩子们那种渴望关爱的眼神,让我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。我以一名刑警的名义提醒家长们,守护好孩子,别给罪犯可乘之机!”记者 康景琳

    ○特写

    无论蹲点还是审案秦超都有一套

    最初,每抓获一名嫌疑人,秦超会亲自审问,对方当然死不认账,百般辩解。这时候,秦超会亮出响当当的证据——视频,对方贩婴全程均被详细拍摄。“你是个什么样的人,你每天都在干什么,你每天的活动轨迹,你的爱好,我们都掌握了……”不过几分钟,嫌疑人就崩溃了,脸色惨白,惊恐得直叫。“想想的确让人恐怖,每天出门,身后就是好几双眼睛盯着,自己居然还不知道,汗毛都得竖起来。”

    跟踪,不可能不相遇。有好几次,秦超近距离拍摄时,与嫌疑人狭路相逢,被对方瞪着大眼睛直看。有一个女人贩落网后,秦超提醒她:“那天在医院,你从水房出来后,碰到的是不是我?”她刹那间就僵那儿了。秦超转身向队员发问:“我这么做是不是有些残忍?”

    秦超形容自己跟踪,能把人“跟爆了”。

分享到:
文章热词:
延伸阅读:
网友评论
 以下是对 [刑警秦超的五年打拐路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